图片

经验详情


深锁的潜意识

咨询次数:2 次

咨询费用:3000 元

案例类别:焦虑症伴惊恐发作

运用的技术:催眠疗法


— 案例简述 —
      田欣,女,27岁,公司职员。
自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以后,首先不能在拥挤的人群环境下待着,比如拥挤的地铁,拥挤的商场,只要看到人头攒动,特别是有人碰到她的身体,甚至她都不确定是不是真有人碰到她的身体了,她立马就会双腿发抖,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心情烦躁地必须马上逃离,一刻都不能停留。
其次,在工作场合不愿意和人打交道,甚至尽量避开人。好在她的工作本身不直接和人打交道,但是在遇到当众讲话的时候,就会特别紧张。
另外,身体上经常出现一些小毛病,比如,头晕是常态,只有不太晕或者很晕的区别,严重时会偏头疼;经常发低烧,有时连续莫名低烧2-3个月,到医院又查不出什么病来;时常有疮疖和溃疡发生;膝盖会经常莫名的疼;后背所有部位都紧缩着放不开,酸痛,有些驼背;经常请病假;从小就爱不自觉地啃手,至今紧张时都本能地啃手,手背上啃起一个常年存在的大茧子。
她必须每半年出国度假一次,否则就会精神崩溃,工作五年了,她没有攒下一分钱,都出国旅游花了。也没有谈恋爱,更没有结婚的打算,每天都处于高度的精神紧张状态。 
我询问了一下她的成长经历,她说就是母亲比较强势,对她要求比较高,而且不太认可她。初中的时候,妈妈为了提高她的学习成绩,把她强行送到一个非常严酷的乡下中学,那三年是田欣最痛苦难熬的日子,生活条件极为艰苦,老师处处为难刁难她,至今不堪回首。
按说这些都会对她产生影响,只是她的身心症状如此强烈,一定是经历过非常强烈的刺激。那么这个刺激是什么呢?她回答不了。
我就说,那我们就催眠吧。她说,好吧。

她的催眠进入开始都很顺利,只是一旦到了马上要进入催眠状态的时候,她就会猛然间睁开眼睛,我知道这是她的潜意识在抗拒进入,或者是有特别恐惧的事情,或者是有不愿意呈现的内容,总之,说明潜意识本身现在不放行。
尝试了几次后,终于,她看到了一扇门,然后她就开始了跟门之间的较量。一会儿,她在门口站着,一会儿又跳到了门框上,一会儿又像孙悟空一样跳到了空中俯瞰。
我说:“你今天还想继续吗?要不要下次再说?”
她说:“不,我还想继续尝试。我不想放弃,我想解决我的问题,因为我太痛苦了。”
最终也没进去,田欣只好作罢。我们预约了第二次的时间。

第二次催眠。
进入依然困难,门打不开,她急得不行,发现这扇门被荆棘紧紧缠住了。她找来剪刀,剪掉荆棘,终于走进去了。
她首先看到的是母亲的脸,母亲脸上的表情不断地变化,有严厉的,也有笑的,她感觉了一下,发现母亲的笑容应该相对多一些。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原来我以为我会恨我妈呢,我刚才一直在担心,怕出现恨我妈的情景,现在看来,我没有那么恨我妈,我妈也没有对我那么不满意。”
我让她继续。
然后,就进入了她在乡下初中的情境里。
她看到了当年在那个中学的情境,她被老师训斥、当众羞辱,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同时又很不服气,倔强地顶嘴,招来了性格暴烈的老师的更凶狠地打压和羞辱。羞愤难当的她,看到的却是同学们嘲讽的目光。
她实在忍受不了了,她要逃跑,她要离开这个地狱般的地方。一天晚上,她翻墙想逃跑的时候被门卫发现了。
被押回来的她绝望了,她甚至想到了自杀,但是又没有勇气实施。
这时候,她突然大叫了一声。
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脏,恶心!”
我问她:“是什么?”
她哭着说:“是厕所,乡下的土厕所,实在太脏了!冬天还让我们自己清理厕所,去铲那些大便……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太恶心了!”
我让她继续。
她说,晚上睡的是大通铺,人挨着人躺着,她觉得哪里都是脏的。宿舍里全部是农村的孩子,她们跟她这个城里的孩子格格不入,大家一起孤立她。
她也嫌她们脏,不想挨着她们,她选了一个靠墙的位置,这样尽量减少跟她们的接触面。每天晚上她小心地把自己卷进被子筒里面,使劲收缩着身体,尽量不要碰到旁边的同学。
这时,她突然喊:“哎呦,我的手麻了!啊,我胸口发闷!”
接着她的腿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脸色煞白,呼吸困难。我赶忙把她扶起来。
她坐了起来,缓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
尽管惊魂未定,但是看上去她还有点小兴奋,说:“没错,我发作的时候就是这种表现,一模一样!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引起的呀!”
她继续滔滔不绝地跟我说:“我从来没往这件事情上想,那段上农村中学的经历,我以前还总是跟朋友和同学们当笑话讲呢。”
但是令她不解的是,她并没把它当做是一件多么隐晦和沉重的事情,甚至还给别人当笑话讲过,为什么潜意识里的影响就这么大呢?
我给她解释说,是因为你的意识层面里已经把它平常化了,当你给别人讲的时候,我想应该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一样吧?
她说:“是,好像是。”
我继续说:“你平时讲的时候,是把自己的感觉抽离出来了,因为你知道自己无法直面那种情境,就是说你不能让自己进入那种感觉里面。因为潜意识里面当年受刺激的那一刻的感觉,已经深深地被刻印下了,不能轻易被碰触到。”
她说:“是的,不堪回首啊!”
我说:“所以,催眠过程中,你的潜意识给你制造了多少障碍,不让你轻易地进来,你就知道它被保护得有多深了。”
她沉思着点了点头,说:“哦,我懂了。”
我让她回去后观察自己的心情和行为反应,然后给我反馈,再决定是否还需要继续。
事后,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就是她初中时的这段经历是没有多美好,但是也有人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她的感觉就如此强烈呢?这些原因应该不足以产生那么强烈的身体反应,还有,她的潜意识为什么锁得那么紧,费这么大的劲才打开呢?难道就因为这么点事吗?会不会还存在别的原因呢?

过了几天,田欣给了我反馈,说,上次催眠后的两天里,她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轻松舒畅,在人多的环境被人碰触到也没有惊恐发作的现象了,第一次感觉到头居然不晕了(原来头晕是常态,突然不晕了,感觉天都亮了似的),见到人也不觉得烦了。第三天,她特意在人多的时候去了一趟商场,当人群拥挤的时候,她的惊恐又发作了,突然双腿发抖,手也开始剧烈地抖动,手机都拿不住了,心情烦躁,而且又开始头晕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见到人就烦了。但是跟原来比还是要好很多,原来是头始终是晕的,但是这次是有晕的时候,也有不晕的时候。
一定是她潜意识里上次没处理到的刺激诱因浮现出来了,于是跟她预约了下次的咨询。
——Psy525.cn

— 咨询经过 —
      催眠开始了,进入依然困难,费了很大的劲门才打开了。这是一个不锈钢打造的房间,她看到的是小时候跟大人一起看过的怪胎展,很多大玻璃瓶子,水里泡着各种奇形怪状的怪胎,很吓人。走到房间的尽头,她看到了一只很大的绒毛玩具熊,很可怕。
我问她:“玩具熊有什么可怕的?”
她说:“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放学回家,碰到父母在看一个电视片,内容是关于日本731部队的事情,她跟着看了一会儿,结果当天晚上就梦见自己房间的毛绒玩具熊追杀自己,非常恐怖。从此以后每当看到毛绒玩具熊就会特别害怕,发展到后来,只要是看到毛绒玩具都会害怕,不敢碰。”
我让她回到潜意识里面去,继续。
这时,她发出了一声惊叫。
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看到毛绒玩具熊越变越大,越变越大。“”
我问她:“有多大了?”
她说:“顶到了房顶了那么大,太可怕了!不敢看了。”
我安慰她说:“没关系,那只是一个玩具,不会伤害到你的。”
我让她再看一眼那玩具熊,于是,她壮着胆子又看了一眼那个玩具熊,然后告诉我再看的时候,感觉已经没那么可怕了。
她说:“我想拿剪刀把它剪碎。”
我建议她先把玩具熊变小了再说。
她答应了。然后,就在意念里将其变小,越变越小,直到可以放在手掌中那么大了。
我问她:“你看着手里的玩具熊还觉得可怕吗?”
她说:“不可怕了。”
她把它扔垃圾桶里了。
我又让她看看这个房间里还有没有什么让她感觉害怕的东西了。
她说:“似乎没什么了。”
她把这个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全部清理到一个巨大的垃圾桶里,回过身再次检查整个房间,发现里面已经干干净净,非常清爽了才离开。
她将大垃圾桶扔下了悬崖,还探头往下看了一眼,说:“嗯,看不见影了,底下是万丈深渊。”
这时候,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清爽感和轻松感,于是就沿着那条仅有的山路,步履轻松地向山下走去。
走下山来,她再次回头望去,只见刚才那个不锈钢的房间半悬在空中,看上去根本没有路可以通达,但是她心里知道,只有她自己可以进去。

唤醒后,问她感觉如何?
她说:“简直畅快极了,觉得心里头从里到外的清爽、干净和透亮,像水洗过了一样。”
不过,她觉得很奇怪,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这与她的惊恐发作之间是怎样的一个关系?
我跟她说:“首先,你的惊恐指向的都是与人有关的,比如你不爱跟人打交道,怕拥挤的人群,怕有人碰到你的身体,怕当众讲话,甚至怕在办公室碰到同事,等等。”
她想了一下,说:“是的。不过,这里有一个例外,就是我去国外度假的时候,周围也有人,但是我不会感到紧张,反而觉得很放松。”
我说:“你尽量避免与人接触,当众讲话特别紧张,背后的原因是你害怕别人对你的评价,你母亲对你要求严格,肯定你不多,再加上你上初中的时候,老师和同学对你的羞辱、排斥和孤立,都使得你对别人的评价格外敏感,对于别人对你的评价不敢有太好的预期,于是就尽量躲开人,使自己内心清净。”
她点头称是。
我接着说:“而特别怕拥挤的人群,怕别人碰你的身体,应该是来自于你初中时期的经历,宿舍大通铺人挤人,人挨人,而且你与她们的关系不睦,甚至讨厌她们,嫌弃她们脏,还有厕所的脏,这一切就不仅仅是心理的感觉了,而是直接进入了你的感觉系统,形成身体上的反应了。所以,每当人群拥挤或者有人碰到你的身体的时候,你会条件反射似地产生身体反应。”
她说:“是的,我的身体一直就不喜欢被别人碰到,一碰到,我就会浑身不舒服,比如女孩子一起逛街的时候,总喜欢勾肩搭背的,我就不喜欢,除非非常亲近的人。”
我接着说:“你身体反应如此激烈的原因还在于,你当时的情绪状态曾经一度达到了崩溃的边缘,逃跑不成,甚至想到了自杀,说明你对那里的厌弃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但是又逃不开,这种被压抑的情绪无处宣泄,就只能走身体这个通道了。”
她说:“对,对,我那个时候身体就经常闹各种毛病。”
我说:“是的,不仅仅身体闹毛病,你还学会了用身体去表达情绪。当你被拥挤的人群碰到的时候,你原本被压抑的情绪会马上被激活,这种强烈的情绪就通过身体的反应去表达了。还有,你习惯啃手的毛病,正是你在焦虑不安的情况下的下意识动作,你是不是在焦虑、不知所措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去啃手呢?”
她伸出左手给我看,只见食指最后一节与掌骨结合的那个部分,有蚕豆大小的一个硬硬厚厚的茧子:“是的,你看我手上的这个茧子,常年存在,好不了,因为我一直控制不住地啃它。虽然我也知道寒碜,但是我控制不住。”
我接着说:“为什么你到国外去就不会害怕人了呢?是因为你是去度假的,那么周围的人你会本能地把他们当做了背景或者风景了,跟你没有什么任何关系,所以,你的心情就会大为放松,你既不用担心他们怎么评价你,也不觉得他们有多么让你厌弃了。”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嗯,好像是这么回事。”
我说:“难怪撑到半年就会达到你的极限,只有到国外去缓冲、放松一下,才能让自己坚持下去。”
她也深有感触地说:“是啊,就这半年我都快坚持不下去了,度日如年……”
我说:“像不像你在初中时特别想逃离,又没能逃离的那种无奈和绝望感?”
她说:“没错,非常像!就是那种想逃离又逃不掉的无奈和绝望!包括我在人群中时也是这种感觉,无奈,绝望,急于逃离。”
我说:“所以,到国外度假就是逃离呀……”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没错,正是这种感觉。”
然后她又疑惑地问:“第一次催眠后,我的症状本来已经好了,为什么过了两天又犯了呢?”
我笑着说:“这潜意识还真是不好糊弄,它里面有多少东西就会产生多少反应。第一次催眠后,你的恐惧被处理了一部分,心情轻松了。但是潜意识上面的恐惧处理了,下面的恐惧又浮上来了,所以,你的症状就又出来了。当然因为已经处理了一部分的问题,所以,你的症状就没有原来那么严重了。”
她点点头说:“好像是这么回事。”
然后她又接着问我:“那今天催的这些又怎么讲呢?”
我笑着说:“上次只催出了你初中时的经历,应该说那段经历是后发生的,可能在潜意识的上层,而今天催的内容发生在你上小学的时候,所以,可能它埋得更深一些。今天催出来的内容依然是对人的恐惧,无论是怪胎还是731细菌部队,都是来自于对人体的恐惧。这里面有两层恐惧,一是对于人体的变态的摧残,让人不忍卒睹,而由此联想到的这种瘆人的死法,是会让人产生直接的生理反应的;然后就是你把对这种死亡的恐惧,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上,就是那个毛绒玩具熊追杀你的噩梦。我们可以设想,当你看过日本731细菌部队的电视后,也许只是睡前看了一眼那个毛绒玩具熊,于是,那个平时陪伴你的可爱的毛绒玩具熊,就被惊魂未定的你赋予了凶残的色彩,以至于在梦中追杀你,这也是相由心生吧。”
她连点点头:“对。”
我接着说:“还有另外一点,这个恐惧应该对你前边催出来的恐惧产生过根本性的影响,你初中时的痛苦,恰恰是你小学时那个恐惧被触发后的爆发。”
她略带惊讶地说:“哦,怎么说呢?”
我说:“你上初中的那段经历是比较痛苦,但是也无非就是老师同学都不待见,无法融入其中,再就是卫生条件差些而已,心理上是会有创伤,但是应该不至于到你感受到的那种无以复加的程度,以至于身体的反应那么强烈。怪胎和731部队带给你的恐惧,直接跟人体相关,非常瘆人,能够直接引起人的生理反应,让人恶心、厌恶,又让人恐惧,而且你已经通过一个噩梦,把它引申到自己身上了,这就相当于在你潜意识里面埋了两个雷。所以,以后一旦遇到你厌恶又恐惧的情境,就会激活你身体的反应。而你初中时的经历恰恰就具备了这两个特征,那个卫生条件让你恶心、厌恶,那个人际环境让你恐惧。于是,埋在你潜意识里的两个雷便爆了,而且从那时候起,你的身体反应机制也形成了,就是前边说的无法逃脱,情绪又无从宣泄之时,就只能从身体上找出路了。”
她连连点头,说:“有道理,有道理。不过,为什么从我工作之后才发作得这么厉害呢?”
我说:“工作以后人际关系不像上学时候那么单纯了,你本来就对人际关系敏感。”
她说:“是的。”
我说:“所以,慢慢的,你对人越来越讨厌,你害怕被他们评价,厌恶跟他们接触,神经越来越紧张,身体也越来越敏感,然后,在人群拥挤的这种时候,这种恐惧和厌恶就会触发你的身体反应,就是这样……”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说:“我全明白了,谢谢您了。不过,您说这样,我的惊恐发作就能治好了吗?”
我笑着说:“咱们还是看结果吧。从刚才催眠的内容来看,那个半悬空中的不锈钢房间,应该就是你的潜意识,你想啊,不锈钢打造的,多么坚固!难怪当初进入那么困难。”
我们俩都笑了起来。
我接着说:“半悬空中,无路通达,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进去,这不是说明它只属于你自己吗?”
她笑着说:“还真是。”
我说:“你最后是不是已经把它打扫得干干净净了,然后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扔下了深不见底的悬崖?”
她特别用力地点点头说:“是的。”
我说:“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把潜意识里面你不想要的东西,全部清除干净了?”
她点头说:“是的,我确定里面已经干干净净了。”
我说:“从理论上讲,你目前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你如果好了就不用来找我了,如果不好,你就再来找我,好吧?”
结果是,田欣再也没来找我。
过了好久,我突然想起她来,就发了个短信,她回了,说已经好了。

(更多详细案例请参阅本人原创《催眠师手记:12个解释人性秘密的潜意识“梦境”》,登载于《知乎盐选》)——525心理网

— 经验感想 —
      潜意识的自我防御机制,在它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时候,它会把自己护得紧紧的,不让你打开。这也就是神经症为什么往往让人觉得不可理喻,实际的原因被深深地埋在了潜意识的深处。只有处理这些深藏的创伤,才能真正解决那些“不可理喻”的神经症。——525心理网

119次浏览查看最近访客于2024/2/25 19:40:35更新

杨泳波杨泳波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北京市 海淀区
开通的推广服务:高级推广


您可能感兴趣的经验

525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健康专家!
搜索微信公众号:525心理网(psy525_cn)关注我们

专业心理测评在这里,发现未知的自己......
快速咨询描述您的心理困惑,快速获得在线心理专家解答

评论0有帮助0 收藏杨泳波杨泳波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