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经验详情


强迫症:哪儿出来这么多的鬼?

咨询次数:3 次

咨询费用:3000 元

案例类别:强迫症

运用的技术:催眠疗法


— 案例简述 —
      刘颖,女,43岁。像绝大多数这个年纪的中年妇女一样,上学、工作、结婚、生子,终于熬到儿子上大学了,总算喘过一口气了,结果,没多久她就陷入了无休止的痛苦之中,具体讲,她得了恐惧症和强迫症。
事情的缘起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有一天晚上,她开车回家,开到自家小区的时候,轮胎碾过隔离带的时候,车身一震,映在车窗玻璃上的树影一晃,把她吓了一大跳,恍惚间,她脑子里一下子闪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我是不是撞人了?这一惊非同小可,她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后来她再也不敢在晚上开车了,但是开车的时候,担心自己是不是撞了人的念头总是不经意地出现,发展到后来,干脆就不再摸车了。
但是,就从发生这个事情以后,莫名其妙地她开始神经兮兮的了,总是怀疑煤气灶是不是关好了,要反复检查好多回,每次检查完回来后就想,我刚才看清楚了吗?真的关了吗?不行,不放心,还得再回去检查一下,就这样来回折腾,这一天晚上干什么都踏不下心来。
半年前,她无意间听到电视里一个专家在讲狂犬病,而且说不光是狗,猫也可能传染狂犬病,从此以后,她的注意力便转移到狗和猫的身上了。
每次出门都要先紧张地看看周围有没有猫和狗,如果不期然与狗或者猫擦肩而过,或者只是在视野范围内看见过狗或者是猫,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碰过它们了,其实她根本没有碰上,或者离得很远,她也会反复地想,是不是碰上了?如同不相信自己真的看见已经关了煤气一样,她不相信自己真的没碰上,这一天就干不了别的了,一直想这个事,到底碰上没有?因为觉得自己已经碰过狗或者猫了,下班回家之后第一件事,就会把所有的外衣洗一遍,然后要打几遍肥皂洗澡。
后来有一天,她一出门看到有一只狗翘着腿在小区汽车轮子上撒尿,突然联想到,即使没有直接接触猫狗,那么猫和狗会在外面撒尿的,它们的尿里也会有病菌的,那么我怎么能确定哪块地上没有猫狗的尿呢?从此以后,她对直接接触地面的鞋重视起来。每次回家后,鞋都要先放外面,鞋底要洗的。另外,觉得脚虽然隔着鞋,但是离地近,也不放心,每天要用香皂反复洗脚。
还有一天,她在菜市场买菜,突然看到菜市场里有一条狗,马上联想到菜上也有可能沾染上病菌,从此以后,每次洗菜的时候都要比平时多洗上好多回,把菜都洗烂了。
有一次在公交车上,她的手正扶着扶杆,无意中一抬头,看到旁边一个女孩手里拿着一个人造毛做的一个装饰挂坠,吓了一跳,马上把手缩回来,这一路上都在想自己的手是不是已经粘上了?当然回家后就是拼命地洗手、洗澡,尽管自己很清楚那只是个人造毛,不是真的狗毛。
最后发展到,有时候无意间看到手机微信里有人发的狗的照片,就会本能地避开,然后赶紧洗手,使劲擦手机屏幕。
情况发展得越来越严重,满脑子整天都是关于是否接触到了猫狗,并天天地洗呀涮呀的,别的什么事情也没心思干了,有时候自己想想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可笑,但是根本没办法制止,像上了自动程序一般,会下意识地循环反应。关键是天天害怕碰到猫狗,时刻警惕着别碰到猫狗,让她的神经天天紧绷着,快要绷断了,她觉得活得苦不堪言,快被自己折磨疯了。
我详细地询问了情况,判断这是典型的恐惧症和强迫症,由恐惧引发的强迫症,说明她潜意识里有非常强烈的不安全感。
然后我跟她又进一步澄清了一下,说,你都害怕猫狗的什么?
她说,怕得狂犬病呀。
我又问,得了狂犬病会怎样呢?
她说,会死人的呀,得了狂犬病的话,人一定会死的。
我知道了,她怕猫狗不是洁癖,她自己也认为不是洁癖。
我又问她以前的经历,她似乎没有耐心回答,只是说没有什么特别的,跟大多数人都一样,而且在孩子上大学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家庭关系正常,工作中的人际关系也都正常,生活中没有经历过太大的挫折,一切都按部就班。交流过程中,她始终处于烦躁不堪的状态,不时地问我怎么办?能不能治好?我都快要疯了。因此我从她口中没有得到任何可使我推断具体原因的信息。

我跟她说,要不我们下次试一下催眠?
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说只要是有用,干什么都行。

催眠中,出现了她小时候在奶奶家的情况(她小时候父母上班,没时间照顾她,就把她放在奶奶家)。她一个人睡在炕上,半夜从她家东北方向远远传来了女人的哭声,哭声戚戚哀哀,缠绵不断,她家东北方向是一个坟场。白天奶奶告诉她,那家的女人死了丈夫,在哭坟呢。但是她分明经常在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听到这样的哭声。
接下来她看到了一个棺材,是她爷爷死了,看到棺材,她特别害怕。
然后是外面送葬的队伍从他家门口过,大家都凑过去看,她吓得关紧了大门,躲在门后头,又禁不住好奇,扒着门缝往外看。
夜里,她又听到了女人哭坟的声音,挥之不去。
我突然发现,她对死亡有一种特别的恐惧。我马上联想到她的三种强迫行为应该都与死亡有关,开车拍撞了人,煤气灶如果关不严的话,狂犬病,都可能死人。当这三条线索都指向死亡的时候,我大致明白了导致她恐惧和强迫的具体原因了。
于是,我单刀直入地问她,你怕死吗?
她犹豫了一下,说,不好说。
我又问,你怕死人吗?
她毫不犹豫地说,怕。我从小就害怕办丧事的,甚至包括花圈、寿衣铺、医院太平间等地方,都会下意识地快速离开,甚至在电视里出现办丧事的镜头就会马上转台,即使是自己正在热追的剧也不行,等躲过这种镜头再转回去看。
我盯着又问,你怕死人的什么?
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说,你是怕死的那个人呢?还是怕死人变成的鬼?
她一边思索,一边说,死的人跟我无冤无仇的,我没什么好怕的——我知道了,我怕死人变成的鬼! 
这时,她发出一声尖叫,啊!
我问,怎么了?
她说,我一想到鬼,就觉得害怕。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奶奶是一个非常迷信的农村老太太,总念叨人死了会变成鬼,鬼魂会跟上人,人要是做了坏事的话,会把你抓走的。
好,我明白了,她怕的是鬼。
那么这个世上真的有鬼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脑子里的鬼,被她赋予了一种含义,就是在时时监控她的所有行为,一旦有不良行为,就会被严厉制裁,其实这是一种道德焦虑的物化。所以,这个鬼并不可怕,也不神秘。
继续催眠。她的大脑一时空白,估计是刚才让鬼吓得。
我心里想,众生皆平等嘛,我们跟鬼谈判一下好了,有话好说,她目前已经这么痛苦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没仇没怨的就好说好散吧。俗话说,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Psy525.cn

— 咨询经过 —
      于是,我打定主意,就直接问她了,你害怕的鬼在哪里呀?
她楞了一下:在哪里呢?我找不着了。
她突然说,哦,在我的脑子里吧?
我说,你把它叫出来。
她说,好吧。
然后,就是一声尖叫:啊,太吓人了!
我说,没事儿,不用怕。你看着它的眼睛。
她声音颤抖着说,鬼没有眼睛。
我笑了一下,说,那鬼长什么样呀?
她说,太瘆人了!大白脸,伸着长长的红舌头,长头发,披在脸上,看不见眼睛。
我说,哦,那你就跟它说说话吧。
她说,我不敢。
我说,没事儿,鬼也是讲理的。你就跟它说,鬼啊,你好,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在这儿也挺委屈你的,再说这儿也不是你待的地方,你还是回你自己家去吧,我们从此各自安好,彼此珍重吧。
她哆哆嗦嗦地说不利落,我只好让她跟着我,我说一句,她说一句。说完了之后,她的表情轻松了一些。
我问她,怎么样了?
她说,挺奇怪的,那个鬼走了。
我很受鼓舞。果然,这鬼跟她无冤无仇的,就是她自己想出来的。
于是,我又问她,你看看脑子里还有鬼没有了?
她说,哎呀,又蹦出来一个。不过,这回这个长得没那么吓人了。
我说,咱们继续来,把刚才说的那些话再说一遍。
于是,我们又重复了刚才的那番话跟鬼讲了。
然后,她说,这个鬼也走了。
我说,那你再看看还有没有鬼了?
她说,哎呀,又出来一个,不过这个鬼长得小了一些,也不吓人了。
我说,我们再来一遍。于是,我们又重复刚才的那番话。
她说,这个鬼也走了。
这时候,她已经轻松多了。
我决定乘胜追击。于是,我又问,看看你的脑子里还有没有鬼了?
结果,她大叫了一声,哎呀,怎么出来这么多的鬼?!
我问,怎么回事?
她说,从她头部的右侧涌出来一队穿黄色衣服的鬼,后退着,像被风刮着一样地往外涌。
我说,没事儿,让他们走吧。
过了一会儿,我问她,怎么样啦?
她说,还走着呢,特别多,密密麻麻地、嗖嗖地往外刮呢。
又过了一会儿,她突然笑了,说,这些鬼往外刮着刮着,突然挤一起了,一堆鬼叠一块儿去了,把路堵上了。
我笑着问,怎么回事?
她笑着说,它们都着急往外走,就挤一块儿去了呗,我给它们摘开。
我打趣地说,就是嘛,这本来就不该是人家待的地方,你说你把人家拘在这里,人家得多难受呀,好容易可以走了,还能不着急?
我们俩都笑了起来。
我说,得,跟人家道个歉吧,人家也委屈了,这不也快过年了,谁不着急赶着回家过年呀?
然后她笑盈盈地嘴里念叨着,你们不要着急,慢慢走,别挤着了,我这里条件不好,委屈你们了,你们回家过个好年吧。
我们俩说着笑着,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她终于舒了一口气说,走完了。
话音刚落,她突然说,不对,从我头部的中间又出来一队鬼。这队鬼穿着白色衣服,脚不沾地,从脑子里三级跳一样跳出来,就那样跳着往外走。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她又笑了,说,它们跳着跳着又挤一块了,都踩踏了,我还得帮它们摘开。然后就又像幼儿园阿姨一样地念叨着,慢着点,慢着点,不用着急,咱们都走得了。
我也跟着她笑,原本打算的一场惊悚片就这样变成了喜剧片!
大概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这队白衣鬼终于过完了。
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哎呀,累死我了,可走完了。
话音刚落,她突然说,不对,我头的左侧又出来一队鬼。这次是穿黑色衣服的鬼,走的姿势是僵尸舞,一个搭着一个的肩膀跳。
这一队黑衣鬼又用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才走完。
我看了一下表,三队鬼都走完,总共用了57分钟!
她表示已经累得不行了,头疼得很。我看着这次也差不多了,就把她唤醒。
唤醒后,她说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脑子里怎么会出来这么多的鬼!
我笑着说,问谁呢?还不都是你把人家拘在你脑子里的?
她也笑了,说,老师,这都是怎么回事呀?
我跟她说,你这是小时候被你奶奶给吓着了,她老拿鬼来吓唬你,你就当真了,从小就怕死人,怕死人变成鬼跟着你,要你的命。所以,你的那些恐惧和强迫症状都跟死人有关,其实最终怕的是鬼,怕鬼看见你做坏事,把你带走。
她说,是。不过我脑子里的鬼也太多了,怎么会有那么多?这都哪儿来的呀?
我笑着说,一方面说明了你怕鬼的程度,另一方面,我想人脑可能也会像电脑一样吧,你每怕一次鬼,鬼的形象就会在你脑子里出现一次,也就相当于电脑的缓存一样,它的影像就被保留了下来,日积月累地就存了这么多吧。
她想了想,笑了说,你这么解释也有道理。
我问她,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她楞了一下说,很轻松呀,我好像好久都没有这么轻松了。
我说,今天就这样,你回去观察一下自己的心情和行为,看看有什么变化没有。

过了几天,刘颖跟我发短信,说催眠后,她的症状好了很多,基本可以控制了,比如可以说服自己不用紧张,也可以说服自己确实没有碰上猫狗,心情好多了。但是,还是会下意识地去想到这件事情。
我觉得潜意识里应该还有没处理干净的地方,于是,我们预约了下一次的催眠。

催眠过程中,小时候在奶奶家遇到过的办丧事的、棺材、坟墓都一一地出现了,我带着她分别都做了彻底的和解,和解完后,这些都一一消失。
这时候,她来到了奶奶家阁楼的下面,要爬着梯子上去。
我问她,那上面是什么?
她说,是奶奶家常年供奉的的“老爷”。
我问,“老爷”是什么?
她说,就是灶王爷、太上老君和观音。
然后她就爬了上去,对着供桌上面的“老爷”和观音,磕头跪拜。拜罢起身,这时候突然发现脚下的楼板塌了一大块,她吓了一大跳,忙问我,怎么办?
我说,你看怎么把它修一下吧。
她说,好的。她找了把钳子,又找了块木头,把那块坏了的楼板修好了。然后站起身来就要下楼,这时候,她突然发现,刚才上来的时候用的梯子没有了,她又吓了一跳,问我怎么办?
我说,那你就找找看吧。
她到处找都没找到,结果一回头,梯子又好好地放在那里了!然后她就顺着梯子下来了。
下来以后,就回到了她现在住的小区。她说她心里还惦记着那各种各样的狗,还是有点怕。于是,我就让她把一个一个的狗都叫出来,让她一个一个地看,直到看到不再害怕为止。
我知道这是她自己性格中的问题在作怪,对什么事情都不确信,必须一一确认一遍才行。我只好耐心陪着她一一做完。
这些都处理完了后,她表示很累了,我觉得处理得差不多了,于是把她唤醒。
唤醒后,她问我,刚才楼板塌了,梯子没了是怎么回事?恰恰又是在那种地方,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吧?可把她给吓坏了。
我跟她说,没什么,这就是你自己性格的反应。本来没事的,应该是你自己在关键时刻总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事情会特别顺利,于是你的担心就会被潜意识呈现出来,给自己添了点麻烦。最后的结果也证明没什么了不得的,有惊无险,不是吗?
她说,是。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我说,包括你后来要一一确认的每一件事情,每一种狗和猫,你不相信自己,这与你小时候的经历有关。你小时候被送到奶奶那边带,因为没有在父母的身边,缺乏了父母的保护,所以你的安全感就会差些,胆子小,再加上你奶奶总是在你面前念叨些神神鬼鬼的,就给你制造了一种紧张的氛围,让你总觉得会有些身外的神灵看到你的一切,让你无处躲藏,你就容易紧张,总怕自己做错了事受惩罚。
她点头说,是的,没错,我对自己就是很不自信,就怕做错事,因为我奶奶总是说,这些神啊鬼的什么都看得见,做错了事就把你抓了去。
我接着说,这事要是再往深里说,就是你从小没在父母跟前长大,这样的孩子更加注重自己的道德感和别人的评价。
她疑惑地问,为什么呀?
我解释说,因为一个孩子本来应该被父母养育,那么送给哪怕依然是自己的亲人带,那对于孩子来说,也多少有一种不被重视的感觉,甚至是被遗弃的感觉。但是每个孩子都不愿意被忽略,于是 ,就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获得重视,至少不惹人嫌,努力做个好孩子。
她说,是的,我小时候就是很乖,怕被大人说。
我笑着说,对的嘛。这样,你就对别人的评价很敏感,生怕被别人说不好,再加上奶奶整日念叨的神灵,就更给你的焦虑加了一层码,头上三尺的神灵,不仅无处不在,惩罚还更严厉,那可是要命的事,人最怕的莫过于死亡。
她连连点头,说,是呀,是呀。
我接着说,这种恐惧过了头之后,你就会处处检查自己到底有没有做错什么,尤其是在性命攸关的事情上。凡事不能过,过犹不及,这种关注过度之后,你就怀疑自己的感觉了。怎么说呢?就比如,你一直盯着某个东西的时候,时间久了,你眼睛就会花了,反而看不清楚了一样。对自己的感觉都不放心了,就会反复去确认,你的强迫症的症状是不是就表现在这方面了?
她说,是的,从不敢开车这事来说,就是总在想自己是不是撞了人了,不敢确信;关煤气灶也是不放心自己到底关了没有,检查完了以后还是怀疑自己到底看清楚了没有?狂犬病这事也是,总在反复怀疑自己到底碰到猫狗了没有?总之全部都是因为对自己的感觉不相信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整日里恍恍惚惚的,又惶恐不安,神经简直都快绷断了。
她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对我说,现在我大概明白我是怎么回事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我从小就形成这样的性格了,为什么这时候才出现症状呢?
我说,是啊,性格基础肯定是主要原因,这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可能是年轻的时候,自身能量还比较足,扛得住,随着身体和精神状况越来越不健旺了,人到中年或者老年时就扛不住了;其二可能是年轻时事业和家庭都在要劲的时候,注意力不容易转移。人到中年或者老年的时候,事业和家庭已经成熟了,这时候有些闲心思了,于是这些问题就容易暴露出来了。
她点头说,是,我这个问题就是我儿子上大学以后,我觉得总算可以喘口气的时候,它就出现了。好了,现在我都明白了。
我继续让她回去观察自己后续的心情和行为表现,并给予我反馈。
一个多月后她回复说完全好了,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不再需要咨询了。
(更多详细案例请参阅本人原创《催眠师手记:12个解释人性秘密的潜意识“梦境”》,登载于《知乎盐选》)
——525心理网

— 经验感想 —
      怕狗—怕死—怕鬼—怕做坏事,从潜意识的不安全感,到最终的症状绕了好几个弯。——525心理网

141次浏览查看最近访客于2024/2/25 17:10:07更新

杨泳波杨泳波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北京市 海淀区
开通的推广服务:高级推广


您可能感兴趣的经验

525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健康专家!
搜索微信公众号:525心理网(psy525_cn)关注我们

专业心理测评在这里,发现未知的自己......
快速咨询描述您的心理困惑,快速获得在线心理专家解答

评论0有帮助0 收藏杨泳波杨泳波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