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经验详情


到底是谁怕谁?

咨询次数:2 次

咨询费用:2000 元

案例类别:恐惧症

运用的技术:催眠疗法


— 案例简述 —
      陈果,女,三十出头,外企的一个员工,主要的工作内容都是需要出差完成,所以,每周差不多有四天在出差。
大约半年前,她有一次出差,晚上入住宾馆,安顿停当后,她洗了个澡,准备睡觉,就在她刚刚洗完澡的时候,就听到头顶的哪个方向有异常的响动,就在她努力搜寻响动的出处时,头顶的灯突然闪了一下,然后就爆掉了,紧接着四周一片漆黑,她大叫一声跑出了卫生间,出来一看,房间里也全黑了,她惊慌地跑出房间,却发现楼道里也是漆黑一片。
她吓坏了,失魂落魄地拼命喊叫,喊来了一位楼层服务员,这才知道,原来是整个宾馆临时断电了。但是,就是断电前的那个异常响动,还有灯光的那一个闪烁,让她恍惚间像是看到了一个鬼的影子,让她惊恐不安。这种念头一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接下来的断电,四周突然一片漆黑,更是让她惊恐不已。后来虽然没过多久就来了电,但是这个鬼的影子始终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这一夜,她辗转反侧,一夜未能入眠。
从此以后,如果是在家住的话,便一切都好,一旦在宾馆入住,她就非常紧张,一进到房间,就得把房间的边边角角全部仔细地查看一遍,把门窗都关得严严的,即便如此,她晚上也总会觉得头顶有异常的响动,似乎有鬼在出没,经常整夜无法入眠,影响到第二天工作,她为此非常痛苦,特别害怕出差,但是工作需要,又不能不出差。
她在找我咨询的那天还说:“我后天又要出差,想想就特别害怕,这都成了我的心病了,有时候真想辞职算了,但是这个工作很适合我,公司也不错,我怕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工作了,因此非常纠结,但是如果这个毛病好不了的话,我恐怕也只能辞职了。”
我问她:“以前住宾馆没有怕过吗?”
她说:“以前从来没有怕过,非常正常。”
我又问她:“你相信有鬼的存在吗?”
她很郑重地跟我说,她是真的相信世间存在这些灵异之事的。她老家是山东农村的,她奶奶就很相信鬼和神之类的,她小的时候,曾经也见过或者听说过不少关于邻居家黄鼠狼附体,或者跳大神之类的事情,就是她自己小时候也有过这种经历。有一年冬天,她高热惊厥,几天都不退烧,都快不行了,家里人请的神婆子跳神,画了符,把符烧成灰喝下去,病就神奇地好了。
对于相信世间存在鬼神的人来说,你无法说服她鬼神不存在,因为到目前为止,既没有证据证明世间不存在鬼神,也没有证据证明世间存在鬼神。所以,我非常清楚,如果试图说服她没有鬼,那肯定是徒劳的,而且即使她理智上相信鬼神不存在,估计也难以说服她自己的潜意识。既然你相信有鬼,那就跟鬼去和解去吧。不过我相信所谓的鬼,应该是她自己疑心生暗鬼生出来的。
我没跟她多说什么,只是建议她催眠,她说,那就试试吧,只要能解决了这个问题,怎么做都行,因为实在是太痛苦了。


——Psy525.cn

— 咨询经过 —
      进入催眠状态后,她在出差,到达了目的地的城市后,她就在大街上慢悠悠地观看着沿途的风景,然后在闹市里转了转,然后又吃了个饭,然后就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转。
我知道她在拖延时间,迟迟不肯进宾馆。这一点都不奇怪,人总是会本能地回避自己害怕的事情,能多捱一会儿是一会儿,可想而知,这件事情让她有多害怕吧。在她心理上没有准备好之前,我不好催她,顺其自然为好,终究她会去面对的,就让她多缓冲一会儿吧。
最后,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她终于走进了宾馆。办理入住手续后,她进了房间,她先查看了所有的角落、卫生间,包括窗帘后面,又把所有的柜子、抽屉打开看了一遍,这才拿出了行李箱里的东西。
收拾停当后,她躺到了床上,这时候,她突然看到对面墙角上出现了一个鬼,披头散发,鼓着个眼珠子,就直眉瞪眼地那样看着她,吓得她大叫一声:“啊,鬼,鬼来了!”然后就失魂落魄地喊:“你走开,走开!”
我问她:“那个鬼走开了吗?”
她说:“我没敢看。”
我说:“你看一眼,没事的。”
她说:“我看了一眼,鬼没了。”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又大叫了一声,说:“啊,它又来了!”
我问:“在哪里呢?”
她说:“在房间右上角的墙壁上呢。”
我笑着问:“那是不是让你给吓得呢,它在那里干什么呢?”
她说:“它还是那样盯着我看。”
我问:“你觉得它想干什么呀?”
她说:“我也不知道。”
我问:“你觉得它会伤害你吗?”
她说:“我不知道,就是不伤害我,我也害怕。”
我问:“你怕什么?”
她说:“我也说不好,就是觉得瘆得慌。”
我说:“这么半天了,它好像也没伤害你吧?”
她说:“那倒是没有。”
我说:“那你就跟它谈谈,看商量一下,它能不能走。”
她哆哆嗦嗦地说:“哦,我不敢。”
我说:“没事的,我不是在这里陪着你嘛。”
她说:“好吧。”
然后,她就鼓足勇气对着鬼说:“嗨,你在这里干嘛?你……你快走吧,你在这里我……我害怕。”
我问她:“那个鬼走了吗?”
她说:“没走,还是那样看着我,哦,我浑身都发毛!”
我问她:“那你想想,它为什么不走呢?”
她说:“我哪里知道它为什么不走?”
我开始启发她:“它不走,那么它在干什么呢?”
她说:“就是在那里看着我呀。”
我又问:“它那样看着你,说明什么呀?”
她说:“我说不上来。”
我说:“是不是不放心你呀?”
她疑惑地问:“不放心我?不放心我什么呀?”
我笑了,说:“你光知道自己害怕人家了,你就没想过人家也会怕你吗?”
她更惊讶了:“难道鬼还会怕我吗?”
我笑着说:“那你以为呢?对于人家来说,这可是人家的地盘,你是个闯入者,不速之客,那人家会不会想,你到底是来干嘛的?会不会跟我抢地盘?会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情来呢?”
她也笑了:“啊,鬼还能这么想吗?”
我说:“为什么不能这么想呢?将心比心嘛。”
然后,我又提示她说:“你想想怎么能跟它把这事儿说开了,能让它走。”
她想了想,说:“嗨,我在这里住两天就走,我……我不会打扰你的。”
我听着她的语气还是很慌乱,就让她看看鬼走了没有?
她失望地说:“它没走。”
我说:“你得跟人家说话客气点,好好说。”
她想了想,语气又柔和了一些,但还是有点慌乱:“嗨,你好,我来这里办点事,住两天就走,我……我不会打扰你的。”
我让她看看鬼走了没有,她说,没走,还在那里看着她。
我说:“你再想想,应该怎么说,它才能走呢?”
她又想了半天,说:“嗨,你好,我到这里来办点事,就住两天,办完事马上就走,我保证不会打扰你的。”
她的语气平静了一些,我让她看看鬼走了没有。
她松了口气,说:“走了。”
紧接着,她又大叫一声:“不对,它没走!”
我问:“那它在哪儿呢?”
她说:“它走到窗户边上停住了,然后就那样回头看着我。”
我笑着说:“哦,那是人家还没放下心来呢吧?你再想想,看怎么说,能让它放心。”
她踟蹰了半天,憋得脸都红了,也没想好到底该怎么说。
我看她一时想不好,怕她一着急,一紧张,再焦虑起来,就更不得要领了,干脆就让她跟着我说,我说一句,她说一句。
“嗨,你好,实在不好意思,我到你这里来,打扰到你了,不过你放心,我只借贵地暂住两日,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咱们各不相扰,办完事情我就走,你看好吗?”
说完后,我让她再看看鬼还不在?
她惊喜地说:“咳,没了,话音刚落就没了!怎么这么神!” 
我让她在房间各处又都找了找,看还有没有了?
她高兴地说:“没了,都没了。”
我又让她多待了一会儿,看鬼还会不会再出来。
过了一大会儿,我问她:“鬼还有没有了?”
她说:“这回是真没了,就是有,我也不怕了。”

催眠唤醒后,她特别兴奋,说:“那鬼怎么一下子就没了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另外,我说的话为什么不管用,您说的话怎么就那么管用呢?它专门听您的话吗?”
我笑着说:“当然不是了,咱俩说的话可不一样呀。”
她说:“哦,是不一样,不过说的意思也差不多吧?”
我说:“你仔细想想就知道,这里面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首先,你说话的时候慌里慌张的,为了说而说,好像是在完成我给你的任务似的,没有诚意呀。”
她笑了起来,说:“那时候我吓都吓死了,脑子都不转了,再说也不知道说了这些管不管用,可不就那样机械地说。”
我说;“是啊,能理解。说到内容上,你就说了住两天就走,不会打扰人家,但实际上已经打扰了呀,所以,你得承认打扰人家了,才会让人家觉得你是诚恳的呀。”
她笑得不行,说:“还这么多的讲究呢?”
我说:“那是呀,你得尊重人家嘛,毕竟是你来到了人家的地盘,打扰了人家的嘛。”
她点点头,说:“是这么回事。”
我接着说:“另外,还得告诉人家,你不打扰它,也希望它不打扰你呀,这样,把话说清楚了,它也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去,各安其位。就是说,你安完了它的心,也要提出自己的诉求,这样人家心里才真正踏实下来。”
她长吁了一口气,说:“我的天呀,这么多的套路呀。不过,我懂了,我只要像对待人那样去对待鬼,鬼就不可怕了。”
我笑着说:“对,没错,你很聪明!我相信你已经不怕鬼了。”
她高高兴兴地走了,说后天正好出差,就可以检验一下效果了。
过了几天,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非常感谢我,她出差住宿已经不怕鬼了。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以后她也没再来找我咨询,我相信她真的不再害怕鬼了。

好,我们来梳理一下这个奇葩的案例。
其实前边已经说了,对于一个笃信世间有鬼的人,我们无法说服她,也没必要说服,因为说服了也没用,即使她理智上认为没有鬼,也很难改变她惊恐的情绪,因为那是潜意识里面的事。
说起来,所谓鬼的问题,我觉得是她自己心里不安造成的,疑心出暗鬼。那天晚上停电时,有异常的响动和闪光都是正常现象,但是半夜里,一个女孩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突然四周变得漆黑一片,难免神经紧张,本来就相信有鬼神存在的她,在那一刹那间,鬼的形象就被她想像出来了。而这个鬼的身上也被她赋予了不安和不放心的色彩,而内心不安和不放心正是她此刻心境的映射,相当于从她身上又分离出一个跟她一样心境的、以鬼的样子出现的形象,这样,她的恐惧不安就有一个针对的目标了。
我为什么会做出如此判断呢?因为,她说的那个鬼始终没做什么,只是一直看着她,看着她,就意味着对她不放心,而她也正是不放心是不是有鬼,这不,这俩都是一样的吗?她一怕鬼,鬼就出来,她不怕鬼的时候,鬼就不出来,所以,鬼正是她害怕的产物,也是她害怕的目标。
所以,我们要解决的并不是是否有鬼的问题,而是鬼并不可怕的问题,所以,后面我引导她跟鬼的沟通,实际上就把鬼给人格化了,赋予鬼以正常的人性,鬼就显得没那么可怕了。
为什么她前边说的话不行,而后边我说的话就管用了呢?其实也没什么神奇的。她说那些话的时候,你能感觉出来,她心里很慌张,语气也比较生硬,也就是说话的时候,就想着赶紧说完了事,说明还是在害怕。
还是前边说的逻辑,只要她害怕有鬼的话,就会真的有鬼。鬼是她害怕时候想出来的,只有她不怕了,鬼才会没了。而我教她说那番话的时候,大方得体,从容不迫,而且还有一种驾驭感,所以,说那番话的时候,自然就会产生一种从容淡定的心境,哪里还会有害怕的影子?心里不怕了,鬼就没了呗。就这么简单。
我相信,以后她即使再遇到跟鬼有关的事情,也不会这么害怕鬼了。因为,我已经给她种下了鬼也会胆小,也可以商量和驾驭的种子。
——525心理网

— 经验感想 —
      疑心生暗鬼,所谓的鬼往往是自己恐惧的化身。——525心理网

194次浏览查看最近访客于2024/2/25 19:36:44更新

杨泳波打电话杨泳波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北京市 海淀区
开通的推广服务:高级推广专长推广


您可能感兴趣的经验

525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健康专家!
搜索微信公众号:525心理网(psy525_cn)关注我们

专业心理测评在这里,发现未知的自己......
快速咨询描述您的心理困惑,快速获得在线心理专家解答

评论0有帮助0 收藏杨泳波杨泳波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