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经验详情


睡眠障碍:梦寐以求的超级认可

咨询次数:3 次

咨询费用:3000 元

案例类别:睡眠障碍

运用的技术:催眠疗法


— 案例简述 —
      黄玉洁,女,60岁左右,已退休,原某医院药方药剂师。
黄玉洁的咨询,是她的女儿要求她来的。黄玉洁退休后,跟老伴一起来到女儿工作的城市,跟女儿一起生活。她来咨询的问题是失眠,大约在八年前,她就开始了失眠,一直靠吃安眠药维持睡眠的,退休后在女儿这里生活,会经常因为睡眠问题,心情不好,跟老伴和女儿生气,不仅她自己难受,老伴和女儿也有点受不了她的坏情绪了。
开始是她的女儿跟我先说了说情况。她女儿学习非常优秀,毕业后在一个非常有名的外企工作,30出头的年纪,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还没结婚,目前也没有男朋友。黄玉洁就把这事当成了心病,一天到晚念叨,念叨得她也很心烦,下班都不爱回家了。
她女儿说,她母亲还有一块心病,就是她姥姥的去世,已经八年了,到现在依然想起来就哭,觉得对不住她,没有好好孝敬她,要不然不会走的这么早,这么多年悲伤的情绪始终没过去。而且自从姥姥去世,母亲就不怎么和舅舅姨们来往了,总是骂他们。
我问她,你姥姥走的时候多大年纪?
她说,八十好几了。
我说,你母亲待她怎么样?
她说,是所有兄弟姐妹中待她最好的,付出得也最多。
我马上感觉到这个事件发生的时间恰好与黄玉洁失眠的时间是吻合的。
她女儿继续说,不仅仅是这两件事情,她母亲每天都会借睡不好觉来唠叨和抱怨她和父亲,这一天中发生的任何让母亲不开心的事情,都会变成影响她睡眠的原因,而被她数落。她和父亲每天都活得战战兢兢的,生怕哪件事情又惹她不高兴了。问题是她几乎没有哪天是高兴的,总能找出点不高兴的事情来。她跟父亲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都快被她搞崩溃了,是她跟父亲强烈要求她母亲来咨询的。
我说,好吧,我跟你母亲聊聊,看是怎么回事。——Psy525.cn

— 咨询经过 —
      一见到黄玉洁,她就打开了话匣子,各种不满、抱怨,女儿的各种不是,老伴的各种不是,她为这个家都怎么付出的,说到伤心处,还哭了一鼻子,她觉得每个人都是白眼狼,都辜负了她。她女儿在旁边听着,又委屈又无奈,也开始擦上眼泪了。
我跟她提起她的母亲,她又伤心开了,觉得母亲多么不容易,一辈子辛苦,自己还没来得及好好孝敬她,要是能活到她退休,她还能好好尽尽孝,结果那么早就走了。
我问她,有几个兄弟姐妹?
她:我是老小,共六个兄弟姐妹。
我:你们之间关系怎么样?
她:还行吧。不过,母亲去世后,我们之间来往就少了。
我:为什么呢?
她:我就始终觉得他们没有很好地照顾我母亲,但凡他们都多尽点心,也不至于我母亲那么早就走了。
我:他们做的不好吗?
她:我觉得应该做的更好些。
在这件事情上,有这样几个问题,一是她母亲已经是高寿走的了,为什么她一再抱怨走得太早而且一直伤心?二是,在她母亲去世这件事情上,似乎有着跟她在睡眠问题上一样的逻辑,就是以此为借口,可以抱怨所有的人和事。
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一种对待任何事情的苛求,于是,我就问她:您是不是挺要强的,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好?
她特别自豪地说:是啊。我在单位里每年都是优秀员工,在我们医院里,谁都知道我人缘好,工作肯干,认真负责,领导交给我的事情,绝对放心,我退休的时候,领导都舍不得我走。
我从她的各种抱怨中,已经看出他是一个付出型的人了,刚才她说到在单位的表现,就印证了我的判断,因为她不仅提到了工作好,还提到了人缘好,让人放心。
于是,我问:那您对自己娘家人付出也挺多的吧?
这一问,可打开了她的话匣子,她说了这么多年来,她为她的哥哥姐姐家都做了哪些事情,谁家的儿女的事,她都帮助做了什么,她母亲这边她都做了什么,尤其是她母亲最后生病的日子里,是她在还工作的情况下,整个事情是以她为主导的。
她天天围着母亲,忙得团团转,所有的心都是她来操,还要亲力亲为地端汤送水,擦屎擦尿,累到自己支撑不住。
我明白了,一个典型的付出型的人,倾尽一切去为他人付出,唯一想得到的无非是关注和认可,而因为过多的付出,也会由此产生道德上的优越感,难免会对别人的行为有要求和看法,但是别人不会因为你的付出,而按照你的道德标准去做,所以,会很不舒服,这样,她就得不到期待的关注和认可,这样她内心的天平就会严重失衡,一方面不能停止付出,另一方面,抱怨就会越来越多,抱怨越多,越令人难受,于是便纷纷远离她,而人们的远离,更让她心寒,于是抱怨更多,更厉害。
我感觉她现在就像一个火药桶一样,里面的抱怨和委屈,一点就能着。
为什么她会形成付出型的人格特质呢?
这要从她在家中的排行说起。她是家中的老小,家中的老小一般会形成两种性格类型,一种是宠溺型,会靠自己的乖巧、可爱,获得宠爱,获得实惠;还有一种是不服输型,就是不倚小卖小,而是要与比自己大很多的哥哥姐姐比肩,生怕别人看小了自己,这类型的人往往像是在吊着一口气活着,喜欢逞能,原本家中应该大的护着小的,但是他反而要盖过哥哥姐姐们。
黄玉洁应该属于第二种类型的。也许在她那个年代,家里孩子多,她比较小的时候,哥哥姐姐们正是需要父母操心的时候,她可能会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但是,显然她不甘心被忽略,她一边逞能,显示自己的能力,一边通过付出和讨好家人,显示自己的价值感,这从她讲述的对母亲的照料,对哥哥姐姐们的付出可以看到。
这种付出型的人,一般也会特别重视情感,最难忍受分离的痛苦。就是说,因为曾经被忽略,因而缺失了与人的关系的链接,因此就会非常重视与人的情感连接,这就解释了她的人缘好和难以忍受母亲的离世,事隔八年依然悲伤的情况。
至此,我基本掌握了她的情况。我相信她内心的委屈十天十夜也倾诉不完,于是,我就开始转移话题。
我又问起了她睡眠的情况,她说,她确实是从她母亲去世那年开始失眠的,因为那时候一方面是身体的劳累,另一方面是悲痛伤心,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然后就开始失眠。因为她正好在医院药房工作,开药方便,让精神科的大夫帮她开药,甚至还做过一次咨询,但是她觉得没什么作用,这些年也就靠吃安眠药维持了。
这个失眠每天都会让她心烦,一想到晚上失眠,她心情马上灰暗下来,看什么都不顺眼。
她说:我一般吃完晚饭就开始神经紧张,心想今晚可别睡不着,可别睡不着,要保持平静,保持平静。这个时候,只要是谁让我心情波动了,我就会非常恼火,觉得他搅乱了我的睡眠。
果然,失眠无形中就成为了她发泄心中抱怨的一个借口。
我问她:您一般都几点躺下,几点能睡着?
她说:一般九点半躺下,十点差不多能睡着。
我心想,这可不算是难入睡了。
我又问她:睡眠过程还好吧?会早醒吗?
她说:只要是我能睡着了,就没事了,不会太早醒的,主要是入睡前的时间比较难熬,心里特别难受。
是啊,入睡前是人脑子闲下来的时间,一般的心事也都在这个时候呈现,那些没发泄出去的委屈,没被认可的心里不平衡,都会莫名地涌上心头,是度“时”如年啊!
于是,我就建议她尝试一下催眠,她同意了。

催眠很顺利地就进入了。我问她看到了什么,她开始没说话,但是脸上慢慢漾出了笑容,笑容越来越甜蜜,然后慢慢地给我讲述。
“这是一个六星级的超豪华的酒店,这是酒店的大堂,就像一个殿堂一样,空间也非常大,有一个旋转的楼梯,楼梯很高,我就站在那个楼梯的顶上。我穿着非常精致的礼服,很年轻的样子,非常精神,神采奕奕地。我一边挥着手,一边慢慢地沿着楼梯往下走。酒店大堂里挤满了人,所有的人手里都举着花束,仰望着我,向我呼喊着什么,好像都在迎接我、赞美我,他们给我了无上的荣誉,我感觉心花怒放,这一辈子所有的辛苦努力都值了。”
说完,她自己就睁开了眼睛,面带着灿烂的笑容,转头看向我,说:“咦,我怎么看着你这么好看!”
我又问她:“那您再想想您老伴和女儿的样子呢?”
她想了一下,说:“嗯,我觉得他们也都挺好看的。”
我笑着说:“那您不觉得看着他们心烦了?”
她说:“不烦了,一点都不烦了。我现在心里头是说不出的敞亮、痛快,这辈子都没有过得,太舒服了,现在想想什么都不堵心了,原来心里像一直没什么堵着的,现在什么都没了,轻快极了。”

后来,她女儿跟我反馈说,真是神奇,她母亲那次催眠后,回家就真变了个样,心情好极了,轻易也不抱怨了,也不怎么唠叨了,也没再说失眠的事情了。
说实话,连我都觉得奇怪,怎么一次就好了?原来还以为得先释放一下情绪呢,结果,人家的潜意识绕开了这些,直奔梦寐以求的那个认可感,而且是超级的认可感,直达荣耀的巅峰,一下子满足了自己内心的需要,一下子就疗愈了。不得不说,还是自己的潜意识最了解自己的心意,只有她自己才会更精准地满足自己的需要。
当然,这也说明,黄玉洁的其他社会功能都很好,只是缺了一个认可而已,补齐这个短板,她就没什么问题了。
为什么她只是在潜意识里得到了虚拟的认可,就可以在现实中得到疗愈呢?
潜意识有个特点,当它真切地感觉到一个情境的时候,它会以为是真的发生了,然后身体和情绪会做出相应的反应。举一个极端点的例子吧,有人曾在死刑犯身上做过一个试验,告诉犯人,一会儿行刑的时候,会把他手腕上的动脉割开,然后他会最终因血液流尽而死。实际上,在行刑的时候,蒙上他的眼睛,只是在他手腕上划了一下,并没有割断动脉,然后在他旁边放了一个水盆,一边放着水,做出滴水的声音,犯人以为是自己在流血,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没有流过一滴血的犯人真的死了。
在面对死亡这件重大的事件面前,犯人当然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而且深知这一切是一定要发生的,所以,他的全部注意力就完全集中在身体的各种反应上了,当一个人高度注意于某件事情,尤其是自己的身体时,就很容易进入到潜意识状态(我经常用这种方式把来访者带入催眠状态)。当犯人的潜意识基于各种判断认为自己在失血时,聪明的人体会马上启动自我保护机制,为了保住主要器官的供血,会依次切断相对不重要部位的供血,在它认为血液已经流尽的时候,心脏也就停止了跳动。
所以,正是潜意识的这个特点,使得黄玉洁在潜意识中获得的超级的认可感,让她的内心瞬间得到了满足,一直存在的巨大的不平衡感就一下子平衡了。无需多言其他,原本就是潜意识里的不平衡,那就在潜意识里让它平衡,潜意识只认感觉,不认道理,感觉到了,问题就解决了。——525心理网

— 经验感想 —
      人的潜意识啊,真是神奇,每个人和每个人的疗愈方式都如此的不同,所以,无论我做了多少催眠的个案,我都始终对每个人和每个人的潜意识充满了敬畏,从来不敢断言谁会用多长时间、用什么样的方式最终疗愈。(更多案例请参阅《催眠师手记:12个揭露人性秘密的潜意识“梦境”》——知乎盐选专栏)——525心理网

162次浏览查看最近访客于2024/3/5 15:35:56更新

杨泳波杨泳波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北京市 海淀区
开通的推广服务:高级推广


您可能感兴趣的经验

525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健康专家!
搜索微信公众号:525心理网(psy525_cn)关注我们

专业心理测评在这里,发现未知的自己......
快速咨询描述您的心理困惑,快速获得在线心理专家解答

评论0有帮助0 收藏杨泳波杨泳波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