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经验详情


驼背:从祖先身上获取力量

咨询次数:6 次

咨询费用:6000 元

案例类别:焦虑症伴惊恐发作

运用的技术:催眠疗法


— 案例简述 —
      高希,男,50左右,身高大概一米七八左右,外企员工。
他是别人介绍过来咨询的,咨询的问题是,这些年怕冷怕得出奇,还是夏末秋初的时间,不怕冷的人还穿着短袖,他已经是T恤外面加一件卫衣了,这个季节的傍晚,只是在外面多待了一会儿,就冻得不行了,赶紧往家跑,回到家赶紧钻被窝里,蜷着身子,瑟瑟发抖,像这种情况一般需要半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缓过来。
而且这种冷很奇怪,不像别人冷的时候,先缩手缩脚,然后一点点往里冷,最后才会觉得冷得受不了了。他的冷是没有过程的,寒气直接就冲着他驼背耸起的那个椎骨处去了,似乎身上的阳气不足,寒气可以长驱直入,只一会儿功夫,就冷得那处骨节开始疼,然后就觉得透心凉,他觉得一刻也挺不住了,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回家钻被窝。
第一次出现这种怕冷的情况,是在二十多年前,也是初秋,他穿件夹克,跟几个朋友一起在外面溜达,结果,一阵小风吹来,他就冻得受不了了,自己一个人一溜小跑回家,钻被窝里半天没缓过来。从这以后,就经常出现这种情况。
他的驼背从初中的时候就有了,不过不是很严重,他记得那时二姐总说他,站直了,别驼着个背。这几年感觉比以前严重点了,他现在驼背处凸起的骨节,平躺着的时候,都躺不平身体,夏天穿衣服少的时候,就很明显,那里高出一块,尤其是累的时候和心情不好的时候,整个后背不自觉地就塌拉着,挺都挺不起来,驼背的地方就更明显了。
他最近两年觉得精神状态也不好,做事拖拖拉拉,人也没精神,容易伤感、伤心、焦虑,高二时候就耳鸣,现在也不时地会有。他想看看这些跟心理有没有关系,因为他身体虽然不是很强壮,但也没什么病。
一边听他讲述,我一边在思考,他这个怕冷是有点蹊跷,一个人高马大的北方男人,应该不至于这么没有火力吧?怕冷一般跟恐惧有关,中医讲,恐生寒。我就了解了一下他早年的经历。
他小时候家住农村,家里6个孩子,他最小。当年他母亲怀他的时候,他父亲单位的医生好几次劝她打掉算了,家里已经三男二女了,养活不起呀。他不清楚母亲自己当年是否动过这个念头,只是母亲在晚年的时候经常念叨,辛亏当年留下了这个老疙瘩,你看现在多好。
确实,他在所有的兄弟姐妹之中,学历最高,职业最好,工资也最高。他家里现在的经济条件不错,家庭和睦,儿子也长大了,真没什么让他操心的。
他小时候身体没什么病,但就是比较弱,人显得不欢势,性格安静,老实规矩,胆小。虽然个子长得不矮,但是跟比他矮半头的小伙伴打架,他都打不过人家。父母都是胆小怕事的人,有时受人欺负。父亲胆子不大,晚上关门后,还会搬一个大条凳子和一杆红缨枪顶在门后面。父亲不太爱管孩子,也不亲近孩子,家里的事一概不操心,出了事也不会出面去扛。比如孩子们在外面被人欺负了,都不会指望父亲会给自己撑腰。
家里事情都是母亲操心,但是母亲也是个胆小的,因为父亲在外面上班,经常不在家,父亲不在家的晚上,母亲就会特别紧张,早早把孩子们喊回家,关好门窗,老老实实在家待着。那个时候,他就能感觉到家里的紧张气氛,外面有一点响动,他们全家都会很紧张。
农忙的时候,母亲有时候回家会晚些,就他和二姐在家,天黑下来的时候,他就吓得和二姐爬到炕上,用被子蒙住头,蜷着身子,不敢动弹。
他现在也是胆小,在事业上,任何有风险的事都不敢去做,觉得内心承受不了。
我又询问了一下他对于生命安全方面的感觉。
他说,应该说对生命安全方面还是蛮在意的。他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会很紧张,怕后边有人,一旦有人走过身边就会非常警觉。讲到这里的时候,他说,此刻,即使只是讲这些有点吓人的事,他已经感觉到头发丝都立起来了,头皮发麻。
他每次开完车,都会回头想一下刚才开车的整个过程,比如哪里还应该更早一点刹车之类的。儿子在外上学,他别的都不管,只关心孩子的生命安全。这两年感觉身体不是很好,就找人算了一命,人家算的他寿命只有70岁,想到自己的爷爷和父亲寿命也都是70岁左右,就有些担心,有些伤感,觉得生命可能只剩下不到20年了,觉得人生苦短,很悲哀,也很无助。
听着他的讲述,我渐渐地有一种感觉,他感受到的冷,不是外边来的,而是源自于内在的恐惧。因为人在恐惧时的身体反应,跟冷的时候的身体反应几乎是一样的,都是缩起身子,无形中就拱起了背,恐慌时的第一反应,也是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夏末秋初的一点凉风,不可能是刺骨的寒风,应该不至于把他冷到一刻都挺不住,需要马上跑回家的程度,只可能是恐惧感的袭来,使他条件反射般地需要赶紧躲藏。
当这点凉风猛不丁吹来的时候,他的身体会下意识地一缩,也许就是身体的收缩,条件反射般地激活了同一体态下的恐惧情绪,那么后面的行为,就是恐惧情绪下的反应模式了。
我问到:“你小时候家里没有大人,你跟你二姐在家钻被窝的时候,跟你现在被凉风吹了以后回家钻被窝的感觉,是不是很像?”
他想了想,说:“是,很像,一模一样,就是蜷着身子,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我跟他说了我的基本判断,他觉得很有道理。
我问他:“这种冻得跑回家的事情,白天发生过吗?”
他想了想,说:“白天没有过,都是晚上才发生。我现在跟你说这些的时候,都浑身发凉,浑身麻簌簌的。”
这就更证实了我的判断,不是冷,是恐惧。确切地说,是突然的凉意,激发了恐惧,恐惧又使人产生了寒意。寒生恐,恐生寒,所以,他自己都搞不明白到底是寒还是恐。
那么他的恐惧感都是哪里来的呢?
首先,他母亲当年有可能动过打胎的念头,至少考虑过此事,对胎儿的安全感可能会有影响,有些生死恐惧;第二,他的父母胆子都小,他没有获得被保护感;第三,家里的整体氛围都是充满着不安全感。所有这些,都会给他带来不安全感,所以,他从小就胆小恐惧,有无力感,也有无助感,只能靠自己保护好自己,所以,一有风吹草动,就会下意识地赶紧自我保护。
人在自我保护的时候,下意识的动作,就是把身体缩起来,把性命攸关的人体器官先护起来。我们通常形容一个胆子大的人的话,会用昂首挺胸这个词,那么当我们感到危险的时候,就会含胸缩背。如果长时间的心境都是恐惧不安的话,会不会由此就会形成驼背的现象呢?当内心没有力量的时候,会不会挺不起后背呢?
我判断,他的问题应该是在潜意识里面,因为情绪都变成了身体反应。我建议他过几天约我做催眠。
第一次催眠:去往家族墓地
进入催眠后,他在老家村子里没有目的地转,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家族的坟地,在看到墓地的一瞬间,他马上感受到一阵巨大的恐惧,全身“唰”地就麻簌簌的了,接着鼻子一酸,一种莫名的悲伤涌上来,眼泪就要下来,但是没下来,一下子就从催眠中跳了出来。
从催眠状态中出来后,他说平时对上坟这些事情不是很热衷,不是每年都去,经常是把钱给哥哥姐姐们,让他们代劳。他对于仪式感的东西不是很在意,不爱凑热闹,比较喜欢安静。
他说,整个催眠的过程,他一直情绪稳定,心态非常平和,没有什么期待,也没有刻意去找什么,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只是觉得总看不到人,有些不舒服,希望能看到人,但是也没有刻意去找人。这跟平时他对待身外之事的状态很接近,比如开会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只是观察,不参与,没有明确目的性,比较被动。但是,在看到墓地的时候,他恐惧和悲伤的情绪非常强烈,就想大哭一场,但又没哭出来。
我说:“你是不是在想哭的瞬间,就让自己跟情绪隔离了?通过用脑子想事情,让自己从这种情绪中跳出来,不允许自己去表达情绪。”
他说:“可能吧。”
我说:“你绕了那么远,是非得找到墓地这里不可的,也许你不知道你到底要去哪里,但是你的潜意识知道要去那里。”
他说:“我一直不知道要去哪里,就跟着感觉走的。”
我说:“你看,河是你家墓地的明确指引,你前边无论出现树林、竹架子,还是镇子、村子也好,最后都会来到河边,从不熟悉的河,到这条你熟悉的河,就到了你家的坟地。似乎你的潜意识里模模糊糊地一直想确认自己到底要找什么,最后终于清楚了,是要找家族墓地。”
他说:“有可能是。”


——Psy525.cn

— 咨询经过 —
      第二次催眠:无目的游走
这段催眠跟上次的情景差不多,却有意无意地躲开了家族墓地。我觉得他的潜意识好像在有意躲避似的,似乎有些阻碍。他说,他这两次都没见到有人,他希望能看见人,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一种无助感和凄凉。

尽管如此,这两次催眠后他怕冷的感觉好些了,整个精神和身体状态比咨询前均有改善,前一天,他忍不住去野外钓鱼,就没发生后背冷的情况。说明潜意识里恐惧已经释放一些了。

第三次催眠:后背弹跳了起来
有一条高速路,还有一座桥,桥前边的路被切断了,似乎是出事故死人了,桥上还依稀看到吊着人,地下躺着人,他心里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悲伤,哭了。
这时,就像医院急救室给病人用了心脏电击一样,他的整个后背“腾”地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他觉得弹起来的力量是从脊柱发出的,是真实地弹了起来,他听到身体落下后,砸在床垫上的声音,这个动作,他有意做是做不出来的。
然后,继续往前走,到了他家族的老宅子,全身又麻了起来。依然到处没人,有一种孤寂感。这时,整个后背又跟刚才一样,“腾”地弹了起来。
他离开了老宅,走在通往父亲墓地的路,他再次感到了孤寂感,内心突然涌出对父亲的抱怨,小时候父亲跟自己沟通太少,对家里事一概不管,又不爱吭声,家人被欺负了,也不会替家人出头,没有起到为夫为父的作用,搞得现在自己也变得有点像他了。想着这些的时候,后背又一次“腾”地弹了起来。他感觉脊柱有些松快的感觉,整个后背舒服了一点。

他的潜意识在持续作用,一直在梳理、重组、整合,在外围转了几次之后,终于开始往深层走了。对死亡的恐惧和哀伤感,通过看到别人的死亡表达了出来;对家族的失落感;对父亲的抱怨,都使他产生了强烈的身体反应,说明这些因素都与他身体的能量有着很深的关联。
家族和父亲,无论从身体的基因上还是精神上,都是一脉相承的,家族血脉,是一个人的根基。中国人历来有敬拜祖先的文化传统,从祖先的身上既可以找到自己的根源和归宿,又可以找到力量的源泉和庇佑。这三个因素都与他的原始生命能量密切相关,就跟按动了电源开关一样,触动了他身体的发力点——脊柱,他非常明确地感觉到,是他的脊柱处发出的力量。我也说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原理,总之,他的这个动作是内在力量使然,绝非人为所能做出。

第四次催眠:力量的爆发
进入催眠状态后,他在河里,突然觉得特别憋闷,就上了岸,心里像是憋着一股气似的,想发飙,想撒野,不由自主地发狂般奔跑起来,他跑到一处大树林子,用脑袋一下一下地撞树。这时,他看到一匹孤狼,爪子抱着树,张着大嘴,似乎在扬天长啸,但听不到声音,感觉它憋得太难受,又很无奈。
天黑了,脊柱里似乎有电流在窜动。这时,突然从地底下像发射火箭一样,喷射出来一些东西来,心里畅快了点。他走进了沙漠,沙漠里有一个像锅底一样的坑,似乎自己就待在那个坑底。他看到沙子打着旋地往里漏,漏进去的沙子触底后,底部似乎有一股力量,带着一股烟,把沙子又全部反弹了上去,这样反反复复,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
这时,他感觉尾椎那里慢慢充实了起来,越来越有力量,好像有个底下粗上头细的一个木楔子楔进去了一样,有黄瓜那么粗,就楔在尾椎这个地方,像是加固了这个地方,感觉尾椎比腰部还要粗壮些。 
他离开那个地方,看到有个男人骑自行车来回地绕,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小时候父亲曾经骑车带过他。在一片玉米地里,已经被割过了,剩下的茬齐腰那么高,很粗,密密实实地排在一起。他就在那些玉米茬上头跑,就像在平地上一样跑得飞快,而且心情大好,浑身充满了力量。
他跑到了山坡上,敞开衣服,挥舞着双手,欢呼雀跃。这是完全发自内心的喜悦,感到从未有过的舒畅,痛快淋漓。他感觉了一下现实中的自己,身体是挺直的,肌肉是紧绷的,很有力量感。

唤醒后,他依然兴致勃勃,非常激动,说刚才尾椎那里的感觉非常真切,从开始跑就有点感觉了,到看到骑自行车的男人的时候,就完全形成了,充满了力量。
这几天驼背凸出来的那块脊椎骨一直是疼的,一躺下的时候,就会感觉硌得慌,现在没感觉疼,而且是平的了。
他起来活动了一下,确实明显轻松了,然后照镜子自己看了看,说驼背的地方确实直了些。
我对他说:“你的问题好像不是由一个事件形成的,而是很多事情累积起来的。前边几次的呈现都很沉重,心情很压抑,同时伴随着恐惧,而且满目的苍凉,到处都没有生机和活力,就好像在慢慢蓄积着一种能量。”
“但今天,蓄积的这些能量就变成了你的切实感受了,从开始你在河里就有了这种感受,这种憋闷越来越厉害,奔跑、以头撞树,都是你内心憋闷的表现,狼嚎也是你憋闷、想宣泄的一个象征,直到看到地底下有东西往外喷射,你心里才好受了一些,那是你内心往外释放的一个象征。到沙漏这里,你的压抑和憋闷就到达了一个顶峰,那是一种被埋葬的感觉,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你就开始全面反弹了。”
他说:“对,对,对,就是实在受不了了,就往外喷了,而且是带着烟往外喷。”
我说:“那是化成一种愤怒了,你长年累月的压抑已经到了临界点了,当压抑到行将被埋葬的时候,你的力量就爆发出来了,从骶椎那个地方,那是生命原始力量的所在,你的生命力就焕发了,自信、力量、生命力全都回归了。”
他说:“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从来没有敞开过心扉,也没有过热情奔放的时候,做事说话总是瞻前顾后,从来不敢得意忘形。我老婆总说,你就不能跟孩子亲密一下,搂抱一下?我也想那样做,但就是没有那个冲动,也没有那个激情。我家的经济条件不错,但是我从来不张扬。人都说,你就不能潇洒点?我自己也想,但是做不到,身上没那个劲。今天真是畅快淋漓,从庄稼杆上痛快地跑,完全是毫无顾忌的,从撒欢跑到最后,觉得很有力量。那种跑就是在往前蹿,特别兴奋。”
我说:“是啊,能量不足的时候,就会自顾不暇,有了旺盛的生命力,自然就会激情迸发。而这种激情的最终迸发,是出现在看到骑车男子,联想到父亲骑车带自己之后,那应该是与父亲之间链接的象征,这也可能是力量的源泉。 ”
他说:“嗯,有可能。我记得父亲临终前,腿伸不直,别人让我帮着给抻直了,我怎么也抻不直,等父亲一咽气,腿自己就直了。所以,我觉得这就跟驼背一个道理,这不是有一股力量在里面较劲吗?不较劲就可能会直了。所以,我觉得我的脊柱也会变直的。”

三个月后,他又预约我的咨询,说驼背的地方,现在已经基本上平了,原来牵连到的肋间神经疼基本上没了,现在白天坐一天后背也不疼。以前走路多了,驼背的地方会疼,现在走两三个小时,都不会疼。以前浑身没力量,懒,不爱动,催眠后,身体觉得有劲了,不会轻易这儿疼那儿疼的了。整体改观很大,精神头也足了。
之所以还想咨询,是想再改善一下,他觉得腰部还有问题,他的腰部是塌的,有个坑。
我说:“后腰塌陷,一般是幼年时没有获得父亲力量的支持。”
他说:“我从小就没得到爸爸和哥哥们的任何帮助和支持,都是自己胡乱应付过去了,而不是处理,因为根本没有力量去处理。”
我又给他做了一次催眠。

他又回到了家族的老宅子,但不想进院子,因为以前没人搭理他,打算向父亲的墓地走。
这时候,感觉从地下通过左脚跟上来一股劲,一直蹿到腰部,整个下肢到腰全都麻了,左腿好像有股力量在走,左脚又长出半尺,他变成了一个动物,像《动物世界》里能咬死人的大蜥蜴,在地上趴着。大蜥蜴又变成了大老鹰。大老鹰腾空而起,在坟的对面找食吃,旁边有一排杨树,鹰踩着杨树的叶子飞走了。这时,杨树的树叶像拉拉链一样“唰”地合上了,看不着树叶了,那排杨树就变成了一堵墙。这堵墙一直延伸,把坟地整个围起来了,好像是要进行施工改造似的。
他光着膀子在刨土,整个人显得很壮实,在修祖坟。他一说到修祖坟,麻的感觉从胳膊一下子到了脊柱。以前修祖坟,他都没来,只是把钱补交上。
现在他是站在河对岸看,这个墙变成了一个动物,像很大很大的一条鲶鱼,尾巴又像是凤凰,头悬在空中,从侧面看有一列火车那么高、那么长,把整个坟都盘绕起来了,根本看不到它的头,只能看到它的脖子。过了一会儿,它慢慢地腾空而去,这里恢复了原状。
这时,从父亲的墓地延伸出来一条路,像一条巨大的蛇一样,自己往前蔓延,所向披靡,走过的地方就变成了一条路,非常壮观。这条路进到村子里,来到老宅子里,在他爷爷家、大爷、二爷家,各个院子里来回蹿,畅通无阻,瞬间感觉老宅子整个亮堂了起来,一扫往日的压抑和阴沉。 
这时,好像从地下上来一股气,直接就爬到他的小腿上,在身上到处蹿,肩膀、脑袋到处走,在皮肤上、脑袋里、胸膛里走,然后从腰部下去了,消失了。
他看到挺粗的几股树条,合起来有啤酒瓶子那么粗,上面看不到是谁在拧,像是拧绳子一样,拧到很紧的时候,整个就直挺挺地立起来了。
老宅子的院子里,地面全是雪。这爷爷家有人出来了,还有小孩,心里感觉很温暖。又看到二爷爷家,那里人气很足,窗明几净,光线特别足。

催眠到此就结束了。催眠唤醒后,他觉得挺震撼的,充满了强大的力量感,挺壮观的。
我说:“你这是从祖先那里获取力量去了。在准备去父亲墓地的时候,你就开始从大地获取了能量,然后开始壮大,变得像几个强大的超级动物一样,来到父亲的墓地,大老鹰在这里找食,补充能量,大鲶鱼在这里盘绕,汲取能量,大杨树变成了一堵围墙,护卫着墓地,你又把墓地加固整修了一番,墓地的能量似乎更加强大了,于是,从里面蹿出一股能量,所向披靡地直奔你的祖屋,为你的祖屋带来了生机和活力,这是你一直期盼的事情。这个时候,又一股能量从大地进入你的身体,这股能量就像拧绳子一样在你体内不断加强,最后立了起来。然后你家的祖屋变得生机勃勃。我能感觉到你的力量在膨胀似地增长,你的后腰感觉有些力量了吗?”
他说:“是,能感觉到。现在感觉全身挺轻松的,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

这次咨询后,高希没有再咨询过,据反馈,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很好,整个人挺起来了,精神头也足了,开始有了激情和活力。
——525心理网

— 经验感想 —
      做完这个个案,我也是很感慨,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不,似乎在希腊的文化中也是如此,人们会从祖先和大地那里汲取能量,是大地和祖先那股强大的生命力,让我们世世代代不断繁衍生息,那个力量是如此的雄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也许我们的意识层面会经常忘却他的存在,但是我们的生命本能——潜意识却会自动与他链接,这就是原本智慧,我们的身体总是最聪慧、最明智的,因为它会绕过浮世的繁华,直抵生命的本质。这也是我对潜意识始终抱持敬畏态度的原因。(更多案例请参阅《催眠师手记:12个揭露人性的潜意识“梦境”》——知乎盐选专栏)——525心理网

227次浏览查看最近访客于2024/3/5 17:16:32更新

杨泳波杨泳波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北京市 海淀区
开通的推广服务:高级推广


您可能感兴趣的经验

525心理网,您身边的心理健康专家!
搜索微信公众号:525心理网(psy525_cn)关注我们

专业心理测评在这里,发现未知的自己......
快速咨询描述您的心理困惑,快速获得在线心理专家解答

评论0有帮助0 收藏杨泳波杨泳波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